2013年南非德班第五次会晤:携手合作 共同发展



      2013年3月26日-27日,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五次会晤在南非德班举行。这是南非自2010年加入金砖国家以来首次主办金砖国家峰会。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
      会晤期间,五国领导人先后举行同工商界早餐会、小范围会谈、大范围会谈、同非洲领导人对话会等,就世界经济形势、全球经济治理、金砖国家合作、加强金砖国家与非洲合作及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深入交换了看法,达成广泛共识。会后发表了《德班宣言》和行动计划。这次会晤加强了金砖国家的合作伙伴关系,传递了金砖国家团结、合作、共赢的积极信息。会晤成果主要体现在五个方面:
一、会晤就共同关心的重大国际和地区热点问题协调了各国立场。各国均承诺支持联合国在应对全球性挑战和威胁方面发挥领导作用,呼吁根据《联合国宪章》及公认的国际法准则,通过政治、外交和对话手段解决有关国际和地区热点问题,让21世纪成为和平、安全、发展与合作的世纪。这显示了金砖国家推动国际关系民主化、维护世界和平与稳定的建设性作用。
二、会晤在推动金砖国家务实合作方面取得新进展。决定设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外汇储备库,宣布成立金砖国家工商理事会和智库理事会,在财金、经贸、科技、卫生、农业、人文等近20个领域形成新的合作行动计划,挖掘了金砖国家合作潜力,体现了金砖国家的活力,既能为各成员国人民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也有利于巩固金砖国家合作的社会和民意基础。
三、会晤就完善全球经济治理达成新的共识。各国支持俄罗斯作为今年二十国集团主席国在推动加强各国宏观经济政策协调,促进世界经济强劲、可持续、平衡增长以及扩大就业方面作出的努力。呼吁改革国际货币金融体系,增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发言权和代表性,特别是加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份额和治理结构改革进程,本着公开、透明、择优的原则遴选国际经济金融机构负责人。这体现了金砖国家为世界经济稳定复苏传递信心,为全球经济治理增加动力的积极和建设性作用。
四、会晤决定继续推动解决全球发展问题。各国呼吁加快推动实现千年发展目标,并在此基础上讨论2015年后的国际发展议程。强调要重视低收入国家面临的发展挑战,致力于维护粮食和能源安全、稳定大宗商品价格。支持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成果,重申里约原则以及在消除贫困、实现可持续发展领域的政治承诺。这表明了金砖国家为广大发展中国家谋福祉,为全球发展事业作贡献的坚定决心。
五、会晤推动构建金砖国家与非洲国家的伙伴关系。会晤以金砖国家同非洲的伙伴关系为主题,首次举行了金砖国家与非洲领导人对话会,传递了金砖国家愿与非洲国家在基础设施领域加强合作、促进非洲互联互通、释放非洲发展潜力的积极信号。这些金砖国家与非洲国家构建伙伴关系的积极举措,体现了金砖国家合作的开放性与包容性。
此次会晤再次表明,金砖国家合作符合和平、发展、合作的时代潮流,有利于世界经济更加平衡、国际关系更加合理、全球治理更加有效、世界和平更加持久。可以预见,金砖国家合作将继续向更高水平发展,继续在带动全球经济增长、完善全球经济治理、加强多边主义和国际关系民主化方面发挥建设性作用。各成员国普遍对金砖国家发展和金砖国家合作充满信心。
这是习近平主席首次出席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习近平主席在会上发表了《携手合作 共同发展》的重要讲话,指出金砖国家为了和平、发展、合作、共赢走到了一起,建设一个美好世界成为各方的共同诉求。为此,金砖国家应在三方面加强合作,发挥更大作用:一是坚定捍卫国际公平正义,维护世界和平稳定。二是大力推动建设全球发展伙伴关系,促进各国共同繁荣。三是深化互利合作,谋求互利共赢。习主席强调,尽管金砖国家是一个成立刚五年的新机制,但只要各国坚定对自身发展道路、发展前景和彼此合作的信心,就一定能够取得更大成功。各国要通过加强伙伴关系把金砖各国紧密联系起来,推进和深化在经贸、金融、基础设施、人员往来等领域的合作,推动贸易领域的一体化大市场、金融领域的多层次大流通、基础设施领域的陆海空大联通、人文领域的大交流。习近平主席阐述的重要主张,得到与会领导人的高度评价。
在同非洲领导人对话会上,习近平主席就金砖国家同非洲基础设施建设问题提出四点建议。一是共同推动非洲基础设施建设成为国际发展合作的优先领域,帮助非洲实现更快增长、创造更多就业。二是共同参与非洲跨国大项目建设,包括二十国集团和非盟及次区域组织提出的非洲项目,使之成为非洲深化经济一体化、改善民生的拉动力。三是共同促进对非洲金融合作,通过支持多边开发银行加大对非洲投入,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建立后要考虑对非业务,金砖国家金融论坛应该探讨对非合作,同非洲国家开展双边货币互换等合作,为非洲基础设施建设提供支持。四是本着可持续发展理念开展基础设施建设,使非洲既能实现经济快速发展,又能保护生态环境,做到既有金山银山又有绿水青山。
习近平主席提出,中国将在南南合作框架内,继续在对外援助、投融资合作等方面向非洲基础设施领域倾斜,支持非洲一体化建设。同非洲国家建立跨国跨区域基础设施建设合作伙伴关系,帮助非洲开展互联互通及资源普查的咨询、规划、可行性研究和方案设计等前期工作,每年为非洲培训培养300名基础设施领域的各类管理和技术人员。将在向非洲提供的200亿美元贷款额度中,优先安排用于实施基础设施项目。将通过投融资、援助、合作等多种方式,鼓励中国企业和金融机构参与非洲跨国跨区域基础设施建设和运营管理。
习近平主席还代表中国政府宣布,中方已承诺给予同中国建交的最不发达国家97%税目产品零关税待遇,我们将在2015年内将有关措施落实到位。这将使很多非洲国家从中获益。

 

      1、我们,巴西联邦共和国、俄罗斯联邦、印度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南非共和国领导人于2013年3月27日在南非德班举行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五次会晤。我们围绕“金砖国家与非洲:致力于发展、一体化和工业化的伙伴关系”的主题进行了讨论。本次会晤是金砖国家第一轮领导人会晤的收官之作。我们重申将致力于维护国际法、多边主义和联合国的中心地位。我们的讨论表明金砖国家的团结进一步加深,愿为全球和平、稳定、发展与合作做出积极贡献。我们还讨论了金砖国家在与各国和各国人民团结合作的基础上,在国际体系中发挥的作用。
      2、此次会晤举行之时,正需要我们探讨共同关心并具有系统重要性的问题,以解决共同关切,研拟长期解决之道。我们致力于逐步将金砖国家发展成为就全球经济和政治领域的诸多重大问题进行日常和长期协调的全方位机制。支撑现行全球治理架构的有关国际机构是在当年国际版图面临非常不同的挑战和机遇的情况下缔造的。由于全球经济正在重塑,我们致力于通过加强互补和各自经济力量,探索实现更公平发展、更具包容性增长的新模式和新方式。
      3、正如《三亚宣言》中提出的,我们对加强同其他国家,特别是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以及相关国际、区域性组织的联系与合作持开放态度。我们将在本次会晤后举行同非洲国家领导人的对话会,主题为“释放非洲潜力:金砖国家和非洲在基础设施领域合作”。对话会将为金砖国家和非洲领导人讨论如何加强金砖国家和非洲大陆合作提供机会。
      4、我们认识到区域一体化对非洲可持续增长、发展和消除贫困的重要意义,重申支持非洲大陆一体化进程。
      5、在“非洲发展新伙伴计划”框架下,我们将通过鼓励外国直接投资、知识交流、能力建设以及与非洲贸易的多样化,支持非洲国家工业化进程。我们认识到非洲发展基础设施的重要性,认同非盟在确定和应对非洲大陆的基础设施挑战方面取得的进步。通过制订非洲基础设施发展规划、非盟“非洲发展新伙伴计划”非洲行动计划(2010-2015)、“非洲发展新伙伴计划”总统基础设施倡议及地区基础设施发展总体规划,非盟确定了对推动区域一体化和工业化至关重要的基础设施重点开发项目。我们将寻求在互惠基础上鼓励基础设施投资,以支持非洲的工业发展、就业、技能发展、食品和营养安全、消除贫困及可持续发展。为此,我们重申对非洲基础设施可持续发展的支持。
      6、我们注意到欧洲、美国和日本为减少世界经济尾部风险所采取的政策措施。其中的部分措施给世界其他经济体带来负面外溢效应。世界经济重大风险犹存,形势仍低于预期。在经济复苏的力度和持续性、主要经济体政策方向方面,不确定性依然很大。在一些重要国家,失业率居高不下,高企的私人和公共债务抑制了经济增长。在此情况下,我们重申关于支持增长和维护金融稳定的强烈承诺,并强调发达经济体需要采取适当措施以重建信心,促进增长并确保经济强劲复苏。
      7、发达经济体的央行采取非常规货币政策,增加了全球流动性。这可能符合其国内货币政策的授权,但主要央行应避免此举带来加剧资本、汇率和大宗商品价格波动等预料之外的后果,以免对其他经济体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带来负面影响。
      8、我们欢迎俄罗斯作为2013年二十国集团主席国提出的核心目标,特别是为促进全球强劲、可持续、包容和平衡增长、增加就业而增加投资融资、确保公共债务可持续性的努力。我们也将继续突出二十国集团发展议程,将其作为全球经济稳定、长期可持续增长和增加就业的关键要素。
      9、由于长期融资和外国直接投资不足,尤其是资本市场投资不足,发展中国家面临基础设施建设的挑战。这限制了全球总需求。金砖国家合作推动更有效利用全球金融资源,可以为解决上述问题做出积极贡献。2012年3月,我们指示财长们评估建立一个新的开发银行的可能性和可行性,为金砖国家、其他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和可持续发展项目筹集资金,作为对全球增长和发展领域的现有多边和区域金融机构的补充。根据财长们的报告,我们满意地看到建立一个新的开发银行是可能和可行的。我们同意建立该银行,银行的初始资本应该是实质性的和充足的,以便有效开展基础设施融资。
      10、2012年6月,我们在洛斯卡沃斯会晤时指示财长和央行行长探讨通过成立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安排来建设金融安全网。他们的结论是建立一个自我管理的应急储备安排具有积极预防效果,将帮助金砖国家应对短期流动性压力,提供相互支持,并进一步加强金融稳定。这也将作为一道增加的防线,为补充现有国际外汇储备安排、加强全球金融安全网做出贡献。我们认为在符合各自国内法律和具有适当安全保证的条件下,建立一个初始规模为1000亿美元的应急储备安排是可能和共同期待的。我们指示财长和央行行长继续朝着建立该安排的目标努力。[1]
      11、我们对财长和央行行长就新的开发银行和应急储备安排所做的工作表示感谢,并指示他们继续谈判,并完成建立上述两机制的协议。我们将在2013年9月圣彼得堡会晤上审议两项倡议的进展。
      12、我们欢迎金砖国家进出口银行和开发银行达成《可持续发展合作和联合融资多边协议》,以及考虑到非洲大陆的快速增长及其导致的基础设施资金方面的巨大需求,达成《非洲基础设施联合融资多边协议》。
      13、我们呼吁改革国际金融机构,以使其更具代表性并反映金砖国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在世界经济中日益增长的权重。我们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改革进展缓慢表示关切。我们认为,迫切需要按照已有共识,落实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0年治理和份额改革方案。我们敦促所有成员采取一切必要手段,在2014年1月前完成下一轮份额总检查并就新的份额公式达成协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改革应增强包括撒哈拉以南非洲在内的最贫困成员的发言权和代表性。应以开放的态度寻求能够达成这一目标的所有方式。我们支持改革和完善国际货币体系,建立稳定、可靠、基础广泛的国际储备货币体系。我们欢迎就特别提款权在现有国际货币体系中作用进行讨论,包括关于特别提款权一篮子货币组成问题。我们支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推动其监督框架更加全面和公正。国际金融机构负责人应通过公开、透明、择优的程序遴选,并确保向来自新兴市场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人选真正开放。
      14、我们强调确保发展中国家从各种渠道获得稳定、充足和可预见的长期融资的重要性。我们希望看到全球共同努力,通过资金充足的多边开发银行和区域开发银行向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融资和投资。我们敦促所有各方努力实现富有雄心的国际开发协会第17次增资。
      15、我们重申支持公开、透明、基于规则的多边贸易体系。我们将在已有进展基础上,根据多哈授权,坚持透明、包容和多边主义的原则,继续致力于成功完成多哈回合谈判。我们承诺确保关于多哈回合谈判的新建议和新方式能够加强多哈回合的核心原则和发展授权。我们期待在巴厘岛举行的世界贸易组织第九届部长级会议达成重要和有意义的成果,这一成果应是平衡的,并照顾最贫困、最脆弱成员在发展领域的主要关切。
      16、我们注意到2013年世贸组织新任总干事的选举正在进行。我们赞同世贸组织需要一位承诺坚持多边主义、通过支持尽快结束多哈回合谈判等方式增强世贸组织可信度和合法性的新负责人。我们认为下任总干事应是来自发展中国家的代表。
      17、我们重申联合国贸发会议是联合国系统内从发展角度处理贸易、投资、金融和技术等彼此相关问题的核心机构。在相互依存日益加深的全球经济中,贸发会议在应对发展和增长挑战的任务和工作独特而必要。我们亦重申提高贸发会议在凝聚共识、政策对话、研究、技术合作和能力建设等方面能力的重要性,从而使之能更好地完成其发展授权。
      18、我们认识到国有企业在经济中发挥的重要作用,鼓励我们的国有企业探寻开展合作、分享信息和最佳实践的方式。
      19、我们认同中小企业在各国经济中的基础性作用。中小企业是就业机会和财富的主要创造者。鉴此,我们将探讨这一领域的合作机会,并认识到加强中小企业主管部门和机构之间对话,特别是为促进中小企业国际化并加强其创新和研发能力的必要性。
      20、我们重申强烈支持联合国作为最重要的多边论坛,承载着为世界带来希望、和平、秩序和可持续发展的任务。联合国成员国代表性广泛,处于全球治理和多边主义的中心位置。在此,我们重申,需要对联合国包括安理会进行全面改革,使其更具代表性、效力和效率,以更有效应对全球挑战。为此,中国和俄罗斯重申重视巴西、印度、南非在国际事务中的地位,支持其希在联合国发挥更大作用的愿望。
      21、我们强调将致力于在联合国共同努力,根据法治和《联合国宪章》,继续合作并加强国际关系中的多边主义方式。
      22、我们致力于建设一个持久和平和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并重申21世纪应该是和平、安全、发展和合作的世纪。金砖国家本着和平、安全、发展和合作的崇高目标和共同愿望走到了一起。
      23、我们欢迎纪念世界人权大会和维也纳宣言及行动计划二十周年,同意在人权领域探讨合作。
      24、我们赞赏国际社会解决非洲冲突的努力,承认非盟及其和平和安全理事会在此方面发挥的中心作用。我们呼吁联合国安理会根据有关决议加强同非盟及其和平和安全理事会的合作。我们深为关注北非特别是萨赫勒地区以及几内亚湾的不稳定局势。我们也对一些国家人道主义状况恶化的报道依然感到关切。
      25、我们欢迎非盟委员会任命新主席,这表明了女性的领导作用。
      26、我们对叙利亚安全和人道主义形势的恶化表示深度关切,谴责持续暴力冲突造成违反人权和国际人道主义法的行为持续增加。我们相信日内瓦行动小组联合公报为解决叙利亚危机奠定了基础,重申反对任何使冲突进一步军事化的行为。只有通过满足叙利亚社会所有阶层合理意愿的广泛国内对话,并按照日内瓦联合公报及安理会相关决议尊重叙利亚独立、主权、领土完整,由叙利亚人民主导的政治过渡才能实现。我们支持联合国-阿盟联合特别代表为此做出的努力。鉴于叙利亚人道主义形势的恶化,我们呼吁各方确保并协助需要援助的人能够从人道主义组织获得迅速、安全、充足和顺畅的帮助。我们敦促各方确保人道主义工作者的人身安全。
      27、我们欢迎巴勒斯坦成为联合国观察员国。我们对中东和平进程缺乏进展表示关切,呼吁国际社会推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为实现“两国方案”而做出努力,以1967年边界为基础,划定国际公认边界,建立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与以色列和平共处、经济上可自立的巴勒斯坦国。我们对在巴勒斯坦被占领土上兴建以色列定居点表示深切关注。这既违反了国际法也将危害和平进程。忆及联合国安理会在维护国际和平和安全方面承担主要职责,我们注意到四方机制定期向安理会报告的重要性,这种做法应有助于促进取得实际进展。
      28、我们相信谈判解决伊朗核问题是唯一途径。我们承认伊朗有根据国际义务和平利用核能的权利,支持根据联合国安理会有关决议和《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有关条款,通过政治、外交手段和对话解决问题,包括国际原子能机构和伊朗之间的对话。我们对军事打击威胁和单边制裁行动表示关切。我们注意到近期在阿拉木图举行的对话,希望所有关于伊朗核计划的未决问题通过对话和外交途径解决。
      29、阿富汗需要时间、发展援助与合作、进入世界市场的优惠条件、外国投资和目标清晰的国家战略,以实现持久和平与稳定。我们支持国际社会在2011年12月波恩国际会议上对阿富汗所做的承诺,在2015至2024年转型期内与阿保持接触。我们重申支持阿富汗成为一个和平、稳定和民主的国家,免受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困扰,强调有必要就实现阿富汗稳定开展更有效的地区和国际合作,包括打击恐怖主义。我们支持巴黎进程框架下关于打击源于阿富汗的毒品走私的努力。
      30、我们赞赏非盟、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和马里为恢复马里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努力。我们支持马里政府及其伙伴实施旨在举行总统和立法机构选举的过渡计划的努力。我们强调政治包容性和经济社会发展对实现马里可持续和平与稳定的重要性。我们对马里人道主义形势恶化的报道表示担忧,呼吁国际社会继续与马里及其邻国合作,确保为受武装冲突影响的民众提供人道主义救助。
      31、我们对中非共和国的当前形势和人员伤亡表示严重关切。我们强烈谴责针对平民的滥用暴力和侵犯人权行为。我们呼吁各方使人道主义行动安全和无障碍进行,并确保平民安全离境。我们呼吁冲突各方立即停止敌对行为,并重回谈判。我们愿与国际社会共同协助上述工作,并为和平解决冲突提供便利。巴西、俄罗斯、中国对南非和印度公民在中非遭受伤亡表示同情。[2]
      32、我们对刚果民主共和国正经历的动荡表示严重关切。我们欢迎2013年2月24日在亚的斯亚贝巴签署的《刚果民主共和国及地区和平、安全和合作框架》协议。我们支持刚果(金)独立、领土和主权完整。我们支持联合国、非盟和次区域组织为促进该国和平、安全和稳定所做出的努力。
      33、我们重申强烈谴责任何形式的恐怖主义,强调无论如何均没有理由采取恐怖行动。我们认为根据《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相关原则和宗旨,联合国应在协调国际反恐行动中发挥核心作用。为此,我们支持落实联大全球反恐战略,决心在应对这一全球威胁方面加强合作。我们并再次呼吁应尽快完成《关于国际恐怖主义的全面公约》谈判,使其得到所有成员国批准,并同意朝这一目标共同努力。
      34、我们认识并注意到互联网在促进全球经济、社会和文化发展中的重要积极作用。我们相信促进和参与和平、安全和开放的网络信息空间十分重要,强调通过全球认可的规范、标准和实践实现信息通信技术的安全使用至关重要。
      35、我们祝贺巴西于2012年6月举办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里约+20),欢迎大会成果文件《我们憧憬的未来》中体现的成果,特别是重申里约原则,以及对可持续发展和消除贫困的政治承诺,并将为金砖国家的伙伴参与未来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制定并就此开展合作创造机会。
      36、我们祝贺印度主办的《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第11次缔约方大会暨《卡塔赫纳生物安全议定书》第六次缔约方会议的成果。
      37、认识到气候变化是实现可持续发展面临的最大挑战和威胁之一,我们呼吁各方在卡塔尔多哈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18次缔约方大会暨《京都议定书》第八次缔约方会议通过决定的基础上,根据《公约》的原则和规定于2015年前完成一份适用于《公约》所有缔约方的议定书,其他形式的法律文件,或是一份具有法律效力的商定成果。
      38、我们相信国际商定的发展目标,包括千年发展目标,回应了发展中国家的发展需求。这些国家继续面临发展挑战,包括普遍存在的贫困和不平等。低收入国家仍面临挑战,危及其近年来令人印象深刻的经济增长。粮食和其他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凸显了粮食安全问题并制约政府收入。重建宏观经济缓冲的进展相对缓慢,部分原因是有关国家需采取措施减轻外部冲击对社会的影响。由于财政缓冲有限和援助资金减少,许多低收入国家在抵御外部冲击时处于弱势,这将影响其在落实千年发展目标方面保持进展。我们重申,个别国家特别是非洲和其他的南方发展中国家无法自主实现千年发展目标,因此关于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全球发展伙伴关系第八项目标应在联合国系统的全球发展议程中处于核心地位。这进而要求我们信守在此前的主要国际会议成果文件中所做的承诺。
      39、我们重申将共同致力于加快在2015年目标期限前实现千年发展目标,呼吁国际社会其他成员国为同一目标而努力。为此,我们强调2015年后的发展议程应基于千年发展目标框架,继续关注消除贫困和人的发展,同时在考虑发展中国家各自国情的条件下应对其他新挑战。为此,协助发展中国家获得执行手段这一关键问题应成为统领目标。重要的是,应确保关于联合国发展议程,包括“2015年后发展议程”的任何讨论,都应是在联合国机制下包容、透明的政府间磋商进程,以体现普遍性和基础的广泛性。
      40、我们欢迎可持续发展目标开放工作组的成立,这符合里约+20大会通过的重申可持续发展原则是应对新挑战基础的成果文件。我们将致力于为讨论联合国发展议程建立协调的政府间磋商进程。
      41、我们注意到为落实德里行动计划举办了下列会议:
            ·在新德里举办的安全事务高级代表会议
            ·在联合国大会期间的外长会议
            ·在华盛顿和东京举行的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
            ·在巴亚尔塔港举办的贸易部长会议
            ·在新德里和日内瓦举办的卫生部长会议
      42、我们欢迎建立工商理事会和智库理事会,注意到为筹备本次领导人会晤举办了下列会议:
            ·第五届智库论坛
            ·第四届工商论坛
            ·第三届金融论坛
      43、我们欢迎金砖国家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的成果,核准第三届金砖国家贸易部长会联合公报。
      44、我们承诺为促进共同发展打造更强有力的伙伴关系。为此,我们通过德班行动计划。
      45、我们同意下一轮领导人会晤的承办顺序原则上为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
      46、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高度赞赏南非政府和人民在德班举办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五次会晤。
      47、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对巴西提出主办第二轮领导人会晤首届峰会,即2014年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六次会晤表示感谢,并愿予以全力支持。[3]

德班行动计划

一、举行金砖国家安全事务高级代表会议。
二、金砖国家外长在联合国大会期间举行会晤。
三、举行协调人及副协调人中期会议。
四、金砖国家财长和央行行长在二十国集团会议、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会议期间或根据需要单独举行会议。
五、金砖国家贸易部长在出席多边活动期间或根据需要单独举行会议。
六、举行金砖国家农业及农村发展部长会议,并在会前召开农产品和粮食安全问题专家预备会议和农业专家组会议。
七、举行金砖国家卫生部长会议及其筹备会。
八、在相关多边活动期间举行金砖国家人口事务官员会议。
九、举行金砖国家科技部长会和科技高官会议。
十、举行金砖国家合作社会议。
十一、财金部门在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会议期间或根据需要单独举行会议。
十二、举行金砖国家经贸联络组会议。
十三、举行金砖国家友好城市暨地方政府合作论坛。
十四、举行金砖国家城市化论坛。
十五、2013年在新德里举行国际竞争力大会。
十六、举行金砖国家统计部门负责人第五次会议。
十七、根据需要,金砖国家常驻纽约、维也纳、罗马、巴黎、华盛顿、内罗毕和日内瓦的代表团和/或使馆举行磋商。
十八、如有必要,金砖国家高官在可持续发展、环境及气候领域的国际论坛期间举行磋商。
可探讨的新合作领域:
——公共外交论坛
——反腐败合作
——国有企业合作
——禁毒部门合作
——虚拟秘书处
——青年政策对话
——旅游
——能源
——体育及大型体育赛事